本報記者 潘圓《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26日01版)
  “中央和地方聯動,盤活各領域財政‘沉睡’資金,提高使用效益,緩解財政收支困難,讓積極財政政策更好發力,服務經濟社會發展,是創新宏觀調控的重要內容。”12月24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這樣指出。
  這是國務院常務會議在一年多的時間里第二次聚焦財政“沉睡”資金問題。去年7月3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要進一步盤活存量,把閑置、沉澱的財政資金用好,集中有限的資金用於穩增長、調結構、惠民生的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
  一年多的時間里兩度提到盤活閑置的財政資金,意義何在?首先,這意味著積極財政政策將更多地指向資金存量。從去年至今,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由此,政府宏觀調控的難度顯著增加,特別是在資金層面做加法還是做減法,引人關註。擺在中央政府層面的選擇有多發債券、增加貨幣發行量,以及提高資金效率等。而在目前一些地方債務高企的情況下,再放寬發債的口子,可能會增加財政風險。與此同時,前些年貨幣超發的影響尚未消除。如果放鬆銀根,短時間會減緩經濟增長的壓力,但從長久來看,經濟發展將付出更大代價。為此,李克強總理多次強調,不搞大水漫灌式的強刺激,不放鬆銀根和擴大赤字,而是強力推改革。
  不久前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明確提出,2015年要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而實行積極的財政政策顯然需要更多的財政收入。但近年來,受GDP增速放緩及營改增等因素影響,財政收入增速持續放緩,今年前11個月,全國財政收入近13萬億元,同比增長8.3%,較上年同期回落1.6個百分點。今年財政收入很有可能告別10%以上的增長,進入個位數時代。
  一方面用錢的地方越來越多,一方面進來的錢有限,該如何解決這一矛盾?中央政府的選擇是提高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率。這也是宏觀調控的一項重要創新。由此,“沉睡”的財政資金成為必須重點解決的問題。國家審計署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年底,重點審計的32個中央部門結存資金達974.2億元,其中約一半是在2012年年底前形成的,結轉超過5年的逾8億元;至2014年3月底,9個省本級和9個市本級財政存量資金中,近三成已經無法按原用途使用。
  其次,兩次提到盤活財政存量資金,但重點不同,一步比一步深入。去年7月3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聚焦審計署查出的問題,部署審計後整改工作,強調要看住扶貧、社保資金等群眾的“保命錢”。而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除繼續強調財政資金用於保民生外,更多地指向了財稅體制改革的一些關節點。
  針對盤活閑置的財政資金,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三點要求,一是將2012年及以前年度各級一般公共預算、部門預算、專項轉移支付結轉資金,收回統籌使用。二是全面清理財政專戶,防止資金大量沉澱,各地一律不得新設專項支出財政專戶。三是對預算周轉金和預算穩定調節基金規模占比設定上限,明年起不得在預算外新設償債準備金,已設的納入預算管理,促進資金科學安排,加快流轉。
  這三點抓住了財政資金閑置問題的關鍵。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財政研究室副研究員何代欣認為,這一舉措有助於中央政府摸清各級財政的家底,統籌資金使用,提高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率。
  而清理財政專戶更是指向了資金閑置的重災區。財政專戶是財政部門為履行財政管理職能,在商業銀行開設的用於管理核算特定財政資金的銀行結算賬戶。過去幾年,其因為撥付不及時、使用不透明等原因而屢受質疑。
  何代欣認為,財政專戶的專款專用,不能說不對,但信息不對稱等問題,影響了資金使用效率。所謂專款專用,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買醬油的錢不能買醋。“如果買醬油的錢剛剛好,那當然沒有問題,但問題是由於信息不對稱,預算管理不夠透明、細化,很多時候,買醬油的錢可能多,買醋的錢可能不夠。而按專款專用要求,兩者不能調劑,由此產生了許多問題”。
  今年10月,財政部有關負責人就深化預算管理制度改革有關熱點問題答記者問時曾明確表示,將按照國務院要求,全面清理整頓財政專戶,今後各地一律不得新設專項支出財政專戶,除財政部審核並報國務院批准予以保留的專戶外,其餘專戶在兩年內逐步取消。
  新《預算法》將於明年實施,這部法律將進一步規範政府的收支行為。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副所長白景明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盤活財政存量資金,既是落實新《預算法》要求,推進依法理財的題中應有之義,也是穩定經濟增長,調整經濟結構的重要一步。  (原標題:國務院常務會為何再提財政“沉睡”資金)
創作者介紹

stanley kubrick

az09azqy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